啊啊啊啊冉

为大家现场表演墙头之间旋转跳跃的绝技
P家女孩,我永远喜欢小甜甜!
策藏 方王 喻黄 忘羡etc

谈谈我心中的骆闻舟

我又一次在深夜被默读所震撼所感动。
本来是一边听剧一边补作业,结果在听完了广播剧的访谈,我发现了骆闻舟的另一我之前从来没有注意到的特点——优越感。
说起来也是奇怪,默读全文大部分时间都是站在骆闻舟的视角去看问题分析问题的,但是从观感上来说,反而是费渡更叫人念念不忘。费渡很复杂,却有点复杂的人尽皆知,这是因为作者有过非常多的明示暗示所造成的。而骆闻舟,在费渡的人设如此浓墨重彩的情况下,人设却没有被掩盖,反而在两个人的各种互动中立住了脚跟,以至于给人了强强对峙的观感。
说起来,骆闻舟其实不是不骄傲的。也绝对没有我第一印象中那么接地气的。他本质上是有点傲的,言行上的接地气也只是他想要去平易近人的一种方式和...

今天糟心事很多,难过的事也很多
虽然三次元不是很顺利
但是还是要纪念一下
生日快乐鸭

抱着我的碗,唏哩呼噜地喝了半盆子莲藕玉米排骨汤。随后拍着肚皮幸福的打嗝。
啊,活着人间。
(疯狂赞美我自己的厨艺。)

【喻黄】如果黄少天忘了喻文州(上)

民国杀手梗,稍微有点长

一句话双鬼,绝对HE

少天生日快乐!!

给我的初心cp喻黄爆肝

    惊雷暴起,一场轰隆隆的大雨席卷了整个浙沪地区。连日的暴雨把路边的土堆都冲垮了,空气里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土腥气。还不到梅雨季,这么大的雨来的太不是时候,隐隐约约的透出一股让人不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真让人难受。”黄少天低声抱怨。

    他今天出门懒得拿伞,现在可算是遭了秧,被大雨一淋,浑身上下狼狈的不行。低着头夹着包快步踩过几处低洼的小水塘,又溅了一裤脚的泥点。要是...

【巍澜】鬼王(一发完)

  • 纪念面面第一次出场。

  • 一直都挺喜欢面面,同为鬼王,跟沈巍一比,他混得实在太差了。(笑哭)

  • 背景基于原著鬼面劫走赵云澜,快要恢复昆仑君记忆的那一段,算是比较奇奇怪怪的扩写改编。

  • 私设挺多,鸡血产物。笔力有限,ooc都属于我。

  • 以上


那是身为双生鬼王之一的沈嵬第一次出逃归来。


一个少年蹲坐在石头边上,手上抓着一只半死不活的幽畜。看起来有点纤细的身板,却一下子徒手把面前的幽畜对半撕开。血肉掉的七零八落,他像是娇养惯了,专挑最嫩的部位下口,咬下去血水四溅,弄得到处都是血淋淋的。细皮嫩肉的双手和双脚,与他那极其野蛮的吃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显出一种奇异的天...

【策藏/耽美】侠少(一)

一剑寒霜十四洲!

银光一闪,轻剑出鞘。黄衣少年剑气势不可挡,直冲另一少年面门而来。

飒——竲!

红衣少年提枪格挡,兵器相交,气劲相消。裹得严严实实的兵器漏出了一个角。光华流转之间竟也是一把不可多得的神兵。

“哼!果然是你!”澄亮的剑刃倒映出黄衣少年杀气腾腾的面容。他话音未落,反手又是一剑,挥舞之间,剑气四溢,削落了一地的火红枫叶。

“做什么!做什么!我又不认识你!”红衣少年大叫起来,侧身躲过剑芒,“这位小公子,我与你无冤无仇……”

唰——

又是一剑刺来,红衣少年一时不察,被他挑破衣襟,露出粉红的一角。

看到那粉红的一角,黄衣少年怒气更胜,“你不认识我,我却认识你!菲菲姑娘的信物...

© 啊啊啊啊冉 | Powered by LOFTER